【国画周刊】母亲的画 · 林金秀 | (蔡小枫撰文)","type":"0","vid":"o33269kbydk
你的位置:成都美天捷能科技有限公司 > 新闻中心 > 【国画周刊】母亲的画 · 林金秀 | (蔡小枫撰文)","type":"0","vid":"o33269kbydk
【国画周刊】母亲的画 · 林金秀 | (蔡小枫撰文)","type":"0","vid":"o33269kbydk
发布日期:2022-07-30 00:35    点击次数:97

桃良三月 特别策划

林金秀(1919-1999),笔名林枫,福建省福州市人。

生前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妇女书画会副主席,陕西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曾在上海、广州、北京、福建、山东、天津、西安等地及港澳地区举办画展。新中国成立后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美展及省市美展,作品《丁香》由文化部收藏,《百花齐放》曾参加世界青年节艺术造型艺术展巡回展出。

作品《百花齐放合屏》《藤花深处》《鱼乐》《国色》等成为传世佳作。出版《荣宝斋画谱——林金秀绘花卉部分》《枫林鹤馆——蔡鹤洲林金秀艺术生涯百年纪》《蔡鹤汀、蔡鹤洲、蔡鹤如、林金秀画集》等。

我的母亲

○蔡小枫

我的母亲林金秀,笔名林枫,一九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出生于福州的一个小家庭的大家庭中,她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四个弟弟和一个堂姐,我母亲的伯父母早逝,所以她的堂姐林赛英由我的外公抚养,直到出嫁。外公林宝铨,在大东电报局任技术人员,月薪130大洋供着一家老少,外婆陈秀屏在家操持家务。

我母亲家住福州南台仓前山,周边有学校、教堂、美英日领事馆等,环境甚是幽静,独特的老榕树,悬丝倒挂似老寿星般地守护着一方天地,遍布其间的花草林木,枝繁叶茂、绿草茵茵,环山靠水沿街而砌的石条小道,青苔伴着青藤,铺满道旁,从烟台山上俯瞰闽江穿行而过,一派江南山水风光。

1961年10月29日,蔡鹤洲、林金秀夫妇画展巡回展在上海美术馆展览(儿子蔡小鹤六岁)

我母亲从小就由外公送往苍山附近的毓英女中附设的幼儿园,每天唱歌跳舞,过着美满幸福的童年。八岁入毓英小学,毕业后就读毓英初中,十七岁毓英中学毕业,因恐外公负担过重,我母亲在考进福州华南高中后,复报考福建省立师范学校幼稚师范科,考取后,学校的费用均由国家负责,这样就可以减轻些家庭负担。

福建师范地处福州城内乌山,母亲上学刚一个学期,就逢日军飞机轰炸,抗战时局紧张,省府迁往闽江“永安”,师范当时亦随迁到永安太湖。初到内地,人心惶惶,学生大多生活不习惯,情绪低落。所以学校安排课余多是文娱活动,以调节学生的学习与生活,并排演一些节目,宣传抗日救亡。

在学校排演的话剧《家破人亡》节目中,我母亲参加排演,扮一个小孩角色,该剧是揭露日军残害百姓暴行的剧目。那时学校还组织幼师班跳团体舞,体师班叠罗汉,普师班演小话剧,及军事训练、救护训练等活动。安排巡回队去周边演出,宣传抗日主张以及民教工作。

我母亲与同窗好友何景瑜同往沙县一个汽车小站,渔溪湾办民教一年,白天办妇女儿童班,晚上成人班。此时日军侵占福州,为防不测,我的外婆、舅舅、大姨等人均到渔溪湾避难,一起过着颠沛流离、漂泊不定的生活。

因为我母亲在学校学习与工作优异而当选为模范生,一九四一年师校毕业后,曾先后执教于建瓯尚义小学、福州天安小学、上渡竹榄小学、仓山独青小学。

日军退出福州后,我母亲尚在尚义小学任教,忽接电报告“父病重速返”其实是外公思女心切而为,可当时我母亲并不知情,接到电报,痛哭流涕,连夜乘船赶往福州,回到家叩门时,是外公亲自开门迎接,父女相见惊喜交加,一路悲情也就烟消云散。

一九四一年我母亲到独青小学工作后,经友人介绍认识了蔡氏昆仲及家人,我的大舅平日喜栽花并好画,我母亲受其影响,时时亦自习画,因学校离蔡家不远,所以课余皆往蔡家学画,此后过往更密, 乌兰木通成了谊亲(婚姻事前文已述),从此和我的父亲蔡鹤洲开始了绘画生涯。一同作画,一同办展,一同巡回于大江南北,共同经历着艺术人生的风风雨雨,父母二人同甘共苦,携手走过三十多个春夏秋冬。

母亲在绘画上是我父亲和我伯父的学生,早期作品均是工笔写生,三烘九染非一日一时之功所能得。在生活方面则是父亲的贤内助,贤惠善良、通情达理。家里一切大小事务,总是任劳任怨安排得井井有条。家事绘画两不误,常常让家人感叹不已。

记忆中母亲总是一脸和蔼慈祥,给人一种娇弱的样子,而她内心对于艺术的追求和毅力却是超于常人的。一九七一年父亲的去世对于母亲的打击十分悲痛,那年母亲五十二岁,常在夜深人静时伤心痛哭,以泪洗面直至天明,终因悲伤过度导致面部手脚浮肿,得了肾病。当时的情景我刻骨铭心,此后母亲毅然抚养我们三兄弟成为家里的主心骨。

作画一辈子的她,当然是极希望我们能子承父业,学有所成的,所以她平日里坚持作画,熏陶感染带动我们学画的热情,经常在翻阅整理我父遗作时,为我们讲解创作心得与表现手法,一步步地带我们如何看画、临画、写生,不厌其烦的示范,让我们从中体会用笔的过程和晕染技法。

对于外来文化,她开明而从不保守,鼓励我们多走多看多接触,用自己的头脑去实践,用自己的眼光去观察去表现。并常常邀请一些画友来家中做客,请他们给我们示范作画过程,或带我们去拜访前辈名家,她与他们合作,或观摩老先生们的作品,在看画的过程中,她不时地轻言几句提醒我们更好地分析与加深印象,对于我来说这个经历是非常重要的,在我们的绘画实践中确实获益匪浅。

在不知不觉的岁月中,我的母亲已是满头银发,新闻中心一口假牙,特别是在脱下假牙后,总是笑哈哈地吓唬儿孙辈,活脱脱的老太太相。

老人勤劳一生,总是无私地关心照顾家人,却从不愿给我们增加过多的麻烦和负担,对待孙儿辈更是体贴入微耐心培养,常常是将她幼儿师范时的歌曲唱给他们听。伴着孩子们进入幸福的梦乡,偶然兴之所至奏上一曲钢琴。婆媳儿女间相处极是融洽,故每逢假日,大家总是回到老人身旁,与她共度欢乐时光,共享天伦之乐。

慈祥的老人,平和的心态,在她的笔下,化作了一片金色满园。盛开的玫瑰,蜂蝶飞舞的常春藤,雍容华贵的牡丹,步履蹒跚天真活泼的雏鸡,青青的池塘,红红白白的荷花,鱼儿自由自在地戏水,醉卧花阴的猫咪,其乐融融,童心未泯惹人喜爱。老人家画品高超人格高尚,赢得了人们的仰慕和尊敬……

我的母亲一九九九年大年三十那天下午离开了我们,告别了人世。远在香港的兆莲姐在悼念父母们的诗词中是这样写的:“相夫难教子教女心亦难,金秀妈妈茹苦辛含,待人宽律己严和蔼可亲克勤克俭,不怨天不尤人息事宁人忍辱负重。艺道艰,翎毛走兽花活鲜。昆仲伉俪炉火纯青,荻芦盦传技艺提携晚辈德高望重。淡名利薄功名高风亮节谈笑风生。”

兆莲姐长我们十多岁,比我们细心很多,她也许知道许多家中的秘密,但均是父母生前单独交谈的事情,故也替父母保守至今。“息事宁人忍辱负重”之语是双关的,一是讲明了他们平日处世的态度,二,也许另有隐情所指。记得是一九八八年夏,我母亲带弟弟小华去香港与阔别四十多年的兄弟见面回来后,曾给我讲过以前在老家发生过的一些不快,但也是含含糊糊的我也没多问。因是不快之事,二是已经是过去事了。

直至她逝后,在整理遗物和文件时,才终于搞清事情原委。一九五五年的肃反隔离审查,不下万言的交代,彻夜不眠的担惊受怕,我母亲当时已身孕待娩,那种压力和恐惧是可想而知的,要澄清的是特务,参加反革命一贯道问题,那个时期在他们福州常与往来的故交中,被镇压枪毙的有许多人,能不紧张吗?好在经审查问题都能搞清,并有了结果定论,造成关押隔离的时日也算虚惊一场。

另一件事也是让他们把刚建立起的美好家园梦随之覆灭的缘由,几经周折,辛辛苦苦在外奔波所得财物,一夜间被盗殆尽,那是我父和伯父共有的建房款,由我父母保管,在报案侦察期间,仍有恐吓匿名信送到家中,言之将钱送往某处若不然则火烧全家。后来侦察结果明言是家人所为,鉴于此,我父母就不再追究。

直至八八年香港之行,从福州赶往香港的舅舅将当年之事承认坦白相告后,也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已经过去了的事情。我的父母将这些旧事一直埋在心里,从未告诉我们,并一如既往地坚持在经济上资助着家中亲友,一边克勤克俭地料理着自家的生活,继续保持着亲友兄弟间的情谊。

我母亲每回故乡探亲,多住我的大舅家里,她和大舅的感情是很深的,我记得从学校毕业后,我已开始慢慢地替我母亲给家人写信了,我母亲就是想借这种方式让我从与家中亲友联络中培养感情。大舅大舅母一生未得子,这也是我母亲嘱我写信的一个原因,希望老人知道还有许多孝敬他们的晚辈在惦念着他们。

大舅和舅妈二人相依为命,生活虽艰难,但为人善良受人尊重。围坐在厅堂欢言笑语,相互间戏说着儿时的事情,幸福至极,我妈妈那多年不见的活泼劲在此也让我开了眼,那种兄弟情深,让人乐于回想与留恋……大舅妈去世的半年后大舅也去世了。消息传来,我妈妈伤心之至,心情坏透了,情绪万分低落,从此老年忧郁症更为明显,连续二年未动笔墨,神态日渐苍老,此后再未返乡。

一九九九年我母亲病危住院时,他最小的弟弟也已年逾七旬。来到西安坐于病床前姐弟二人双手紧握,无力地流着眼泪,从小在西安长大的小洲哥也从福州赶到西安,照顾老人至终。

谊女儿顿顿姐为母亲无奈地准备下了寿衣,在翻箱倒柜地收拾她的衣物时,才发觉老人是那样的俭朴,是的,老人的身后几乎没有存款,她的生活费基本都贴补了孙儿辈的家用,她的画作,生时均为朋友间的礼尚往来,从不再考虑卖画的生活了,我见到的仅是一些展览参展收据和义卖的收条。但也正是如此,我们得以存留下了她大多的作品作为永久的纪念。

她的画作都是她心目中的精神家园,那样明媚、健康、赏心悦目。晚年所作更是炉火纯青,清新自然,严谨的画风,娴熟的用笔,冶炼着她的高尚追求与情操,她知道中国艺术特别注重的画家人品,用其一生,不断地完善,使其最终体现出“画如其人”的完美人生境界。

她的人生好似她生前所做的诸般花卉,她有过繁华似锦的花样年华,也经过枝繁叶茂的繁荣景象,植根沃土,经风历雨,见新芽旁出欣慰之情洋溢在祥和的面容之间。

(作者系林金秀之子,陕西国画院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本文节选自《枫林鹤馆》)

作品欣赏

林金秀 《百花齐放六条屏》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 《百花齐放六条屏》局部 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百花齐放八条屏之一》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百花齐放八条屏之二》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 《碧桃》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 《丹柿》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 《瓜花》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 《美人蕉》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 《万年青》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 《辛夷》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 《鸢尾》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东篱幽荫》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花荫》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花荫觅食自相互》纸本设色

林金秀《菊山寿海》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莲》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牡丹》纸本设色

林金秀《牡丹合屏》纸本设色

林金秀《晴窗》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十分春色》纸本设色 1978年

林金秀《霜叶滴露》 纸本设色

林金秀《松鼠葡萄》纸本设色

林金秀《仙客来》纸本设色 1959年

林金秀《鱼乐》纸本设色 1978年

林金秀《孔雀》纸本设色

国画周刊》主编 郑伟斌

本文选自2022年3月5日《文化艺术报》T02-T03版



上一篇:一路向“岚”!原来岚皋还有这一面……
下一篇:【女神节特辑】黄龙检察:女神节专属仪式感,安排!","type":"0","vid":"n3326wljj3y